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多宝六肖包中 >

她和王祖贤是情敌却把小三变闺蜜?老公偷吃不断63岁潇洒离婚如今

发布时间:2019-10-26   浏览次数:

  原标题:她和王祖贤是情敌,却把小三变闺蜜?老公偷吃不断,63岁潇洒离婚,如今身家上亿!

  宝姐和朋友聊到如今社会形式时,常常感叹做女人难,做一个独立的女人是难上加难!

  能同时做到这几样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,而在香港,却有一个人做到了,她,就是华人影圈的大姐大——施南生。

  如果对这个名字陌生,那她的前夫说出来大家一定认识,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导演徐克。

  之所以说是前夫,是因为这对夫妻在相识30多年后和平分手,且对彼此没有一句怨言。

  施南生是一个从小就知道自己要什么,不要什么的姑娘,而这一意识最早启蒙于她的母亲。

  施妈妈因为生理缺陷,生了一副长短脚,家里人为了不让她长大后受欺负,便凑钱送她念书,因此,施妈妈也是全家唯一接受过教育的人。

  八十岁那年,施妈妈在医院跟医生护士流畅地用英文交流,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。

  从母亲身上,施南生明白了,让别人佩服,用不着以强欺弱,盛气凌人,只要你自己有“料”就足矣。

  因此,施南生15岁那年,父亲因为时局动荡原因,想要送她去非洲叔伯家读书,施南生觉得非洲当地教育资源受限,于是自己申请了英国的寄宿学校,独自前往学习。

  到了英国的施南生,因为是唯一一个亚洲面孔,常常被老外同学们忽视。为了融入圈子,聪明精怪的施南生想出了教大家吃话梅和腐乳的鬼点子,结果大受欢迎。

  22岁,施南生以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回到香港,起初她进入一家公关公司做高级职员,因为做事爽快,又善于管钱,她很快被领导赏识,职位越做越高。

  她解释说:“我不喜欢做,做下去如果做得好加我薪水我又舍不得走,到时每天怨气冲天,过不了几年就变大妈了。”

  小时候因为经济条件有限,每次只能带一个孩子去电影院。每次施妈妈问谁要和她一起去看电影时,施南生总是第一个就站起来。

  儿时的好莱坞电影不仅带给了她光与影的美妙回忆,更激发了她想做好一名电影人的初心。

  八十年代的香港电影市场由邵氏和嘉禾两大公司独占鳌头,以黄百鸣为首的几个年轻人决定自立山头,创立了新艺城电影公司。

  没有完善的制度体系、没有任何行政管理,连办公场所都只是麦嘉公寓里的小书房。

  施南生看到这样一副场景,不禁笑出声:“这样的公司是弄不大的,得找人管一管。”

  虽然是句玩笑话,却被黄百鸣放在了心上。后来又听说施南生之前在公关公司上班,有传媒经验,便天天缠着施南生入伙。

  可施南生只是笑笑,摇头拒绝。直到有一天,黄百鸣突然和她说:“我把你这个月的薪水存到你银行户口里了!”

  可当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公司的“管家婆”一点都不轻松,什么都要从零做起。

  她制定明确的行政管理制度、明确电影合同制,还为新艺城规划出了圣诞、168开奖现场苹果“中研院院士”廖运范、陈定信等人,。春节、暑期等具体上映档期表,这一概念对于国内电影圈至今都意义颇深。

  后来随着泰迪罗宾、曾志伟的加入,六个长相奇特的怪咖加上美丽的施南生,像极了金庸笔下的快意江湖,于是人们称他们为“新艺城七怪”。

  七怪分工明确,白小姐资料图这样的做法实在不该在顶级学术圈里拥有市场。。六个男人搞创作,唯一一个“管家婆”则包揽了发行、宣传、拉投资等大大小小所有的杂事。

  正是有了施南生的精明管理,新艺城公司出品的《最佳拍档》、《开心鬼》等影片大火,很快与邵氏、嘉禾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。

  就在六个男人欢喜于在香港取得的成功时,施南生却把眼光投向了国际,她想把电影卖到国外去。

  因为擅长英语、法语,施南生带着新艺城出品的电影来到戛纳,她不断了解国际市场的需求,研究国外电影的技术,为华语电影进军国际开辟了道路。

  在她“不亏钱、不丢脸”的管理模式下,徐克电影工作室拍摄出了《新倩女幽魂》、《英雄本色》等口碑火爆的经典作品。

  2017年,67岁的施南生获得了“柏林电影节摄影奖”,她是第一个获得这种荣誉的女性电影人。

  “徐克是她的软肋,平日里再怎么英明神武,只要他对她笑笑,她就乖乖做回他身边的女人。”

  施南生与闺蜜在日料店吃饭,友人正在跟她讲述徐克如何如何有才,而这时,故事中的男主角恰好从旁边经过。

  在电影上,徐克只要艺术,为了艺术,他总能提出各种各样的想法。而想法实现背后的困难,他全然不管。

  施南生说预算不够,徐克听不懂;施南生演员拍不了,徐克听不懂......也因为这样,施南生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,给徐克完美解决了一个个“麻烦”,让她成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电影监制。

  可能天才多情,从业来,徐克的花边新闻不断,对此,施南生总是淡淡一笑,从不回应。

  有一年徐克的电影《刀马旦》杀青,公司安排大家去英国剪彩,因行程仓促,林青霞打算去找施南生抱怨一下。第二天早上她在酒店餐厅碰见施南生正优雅地吃着早餐,就上前说了几句,没想到施南生居然哭了。

  原来,那天是她与徐克的纪念日,结果却是她一个人过的,而那时候徐克与叶倩文的绯闻正闹得沸沸扬扬。

  还有拍《新倩女幽魂》时,徐克初见王祖贤时便两眼发直,感叹她的美丽,而这些不寻常的眼神也都被施南生看在眼里。

  聪明的女人从来不会因为一丝捕风捉影而大闹,施南生平静地和王祖贤分析这段关系的利弊,反而让两人从情敌变成了朋友。

  徐克曾在发布会上感概施南生是他生命里最好的女人,但最好不代表一定要爱,这是徐克的“独特逻辑”。

  娱乐八卦记者们疯一样地电话询问施南生知不知情,而电话里的施南生还和以往一样平静温和,回答道:“你说得这么有趣生动,不过我不想回答,谢谢。”

  后来记者还是不死心,在一次记者会上,当面发问,施南生才说:“我们分开好久了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,无关乎第三人。”

  师太亦舒曾说过自己人生的理想状态:“五十岁的时候,仍是很史麦脱(smart,潇洒)的,头发剪得短短的,烫个漂亮的款式,穿麂皮鞋子,白色衬衣,仍然是瘦子,样子一点也不丢脸。”

  施南生选衣服不过于追求时髦,也不过于沉溺复古,身上总是要新一点,旧一点。

  旗袍是施南生每次电影节红毯的必备装扮,170的身高,一身翠绿旗袍配上银色短发,干练中不乏老时代名媛的讲究:

  2017年,在获得柏林摄影奖时一身呢绒深紫旗袍,配上宝石胸针,文雅、谦逊,不愧刘嘉玲尊称她一声“南生先生”。

  自古女子被称先生之人,寥寥数几,而此女子,又靓、有型、聪明、魄力,世间独有。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devtoc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